书架
听牌记
首页

5、-05- (1/6)

  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ayshuanghuan.com 顶点笔》更新网站!

   其实雨夜。兴致,雅俗共赏,找仿古茶楼。包厢窗外条抄游廊。

   夜色饱胀花骨朵,香味湿漉漉,赠

   喊梁昭“钱男友”,久违,快快坐。即刻张罗茶水点

   至声顾岐安,则姑娘叫陈婳或婳婳,瞧二十点头气候,精,见梁昭立马熟且甜滑问候,姐姐

   再顾岐安边,“电话接嘛?”,二很熟络,半钟头陈婳嫌夜太凉披外套。男儿身,袖,像伶水袖。

   外套兜,顾幺妹电,陈婳题超纲般问机主谁接。问几遍,其,俱或戏谑或肉麻搓鸡皮疙瘩却始终懒洋洋,正数番呢。

   “顾岐安,牌祖宗,麻将养老罢!”陈婳气肩头。

   众笑,“够啊,麻将讲话。老顾喜欢嘴叭叭逗。”

   陈婳即赧,“什呀……”

   “什呀,。”

   “讨厌!”

   哄间,顾岐安点收筹码完毕,掷骰搬风。才趁空档问陈婳机。,捂怀,“凭什往西,?”

   某见惯伎俩,轻笑,再悬空胸口,威胁状,“双眼睛,敢?”

   “给皮厚,臊死!”

   哄更热烈,陈婳

   此此景,梁昭杯热茶坐,全程漠旁观,潭死水。见团建或风月戏码,已经习惯。男进退顾岐安尺寸拿捏,棋高陈婳何尝

   终究姑娘明眸雀跃蹦跶

5、-05- (1/6)